Logo

龙眼岛上的冒险旅途

当下,龙眼岛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一个非常热门的旅游地,有着碧绿的环境和荒野的美景,位于下龙湾南边的拜东滩。

       龙眼配得上被称为“北部湾最美的荒岛”,非常适合一些喜欢荒野美景和在海边露营的人。

       那是一个小岛,像一个章鱼的模样,头大,还有一些像是扭曲的触角。在岛的中间 ——“章鱼”的“头”部有一个圆湖。因此,这个岛被叫做龙眼岛,虽然叫章鱼眼岛显得更正确一些。

        我全家到锦普,出浊滩港,询问当地居民——一些一辈子生活在拜子龙滩,过下龙,兰下滩周边的人,没有人知道有哪个叫龙眼的岛。我将一些一些被分享到网上的信息描述出来,他们笑起来了,说还没听过那个名字,但在那个圆湖所在的岛距离港岸大概20多公里,坐木船大概一个多小时。

       在乘坐快船30多分钟后,我们全家进入一片残月形的水滩,在没到潮汐的时候有着超过30m长的海滩,三面是石山。全家开心地欢呼起来,因为眼前看到的荒野美景。船东大哥于心不安地问我已经考虑仔细在岛上露营的决定了吗,因为这里没有淡水,也没有手机信号,兴许不安全。那个提议立刻被驳回。船刚停止,孩子们已经欢呼着跳上岛,分散寻找地方安营扎寨。

       选择安营的位置是一片长满海蕹菜的地区,可以看出很少会被潮水淹没。紧靠着山脚安营,开始的地方有些低洼以防有大雨。这个位置是很不错的,因为有阴凉的树荫可以防晒。

       越过一片树木茂密的小洼地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。在岛里也没有土地,而是一个圆湖,像巨大的井口一样,直径大概100多米。这正是一口巨大的井,有高的岩石露在周围。靠近水面上是绿色的树叶分散地从石壁伸展出来。非常奇伟的景象,神秘的由奇怪的蓝色的水。咸水,虽然跟海水的颜色不一样,更浅一些,肯定通过一些暗渠与海洋相连。井的边缘是奇怪的一些水藻,在海边和淡水滩不常见。

       这个岛也许在数百万年前,是一个富饶的石灰石岛。时间,风雨和波浪已经将其冲洗干净。岛上的外面基本没有土地。石中的石灰石也被侵蚀,只有跟钢铁一样硬的黑石层层重叠。一些存在这里的树也跟钢铁一样硬,深深地扎根在裂缝中和枝条都异常地坚硬。沿着石脚是一个小小的沙滩,只有在退潮的时候才会露出。

       船离开,岛和绿色的水滩变得出奇地安静。孩子们的奶奶在树下挂吊床。男孩们准备钓鱼的用具,准备生火做午饭。我带孩子们探索这个岛。

       吃饱喝足,躺在微风徐徐掠过中阴凉碧绿的的树下,听着林鸟合唱,感觉非常舒畅。岛上有许多鸟,在矮林中兴奋地唱着歌。乌鸦和鹰不断歇地飞着。

       下午,水比较冷,但孩子们还是非常开心地海水浴。海滩像是专属的一样,绝对自由。下午的弱光让在水中的生物出来,像是神风飞队袭击珍珠港。我们烧了一些大火堆制造安全区域。然而,继续探索岛的愿望被那个小凶神打消了。

       晚饭吃过煮鸡肉和方便面后,可怕的晚上从远处的雷声开始。风停了,空气在暴风前变得闷热,在夜幕下那个在水中的生物变成非常悍然。尽管才刚进入晚上,但没有人敢离开篝火超过两米。躺在帐篷里则觉得闷热,在外面又遭到蚊虫叮咬,尽管全身已经喷防蚊虫的药,但是蚊虫太多,一波一波的飞来,甚至一边吸着血一边钻到人的腿毛和手毛上。我们只好把孩子们放进帐篷里,扇着凉让他们睡觉,希望夜晚能快过去。

       风渐渐变大,雨开始下。大家匆匆忙忙地进入帐篷里,盖上营帐,在各个帐篷角落压上石头,绑紧绳索防风。躺在帐篷里,我听见雨声越来越大。风声很大,像是要把人和帐篷都吹了飞到山顶上一样。努力安慰着孩子们,但我心里还是很担心,特别是潮水还在上涨,水浪的声音离帐篷门越来越近,还有两个小时就到了大潮。一直担心到两点钟。潮水开始退落,风也渐小,雨也变小了很多,疲倦的睡眠也来了。

       近早上五点,雨停了,在东边的天空也渐渐地出现粉色。按照约定,还有三个小时救援船才到。但是没有人想继续在这个岛探索因为已经太累了。我们找放在石里的干燥木头,生一个大火防虫,然后等着。 8点钟船来到,在恐怖岛的冒险行程已经很快结束了。

       返回后,我约定下次回来得准备的更加充分一些,至少要有大船可以防风防雨,有小船可以探索龙眼,长衣服和化学药以防昆虫。